寻找郑州新鲜趣事,认识郑州有趣的人

苏明玉告诉我们:房子比男人们靠谱

入驻专栏 时间:2019-03-27 来源:南风窗记者

热播剧《都挺好》大结局了,苏明玉牵着爸爸的手,嚎啕大哭,她终于展示了自己的脆弱,疗愈了亲情的伤害。

不过更让人印象深刻的,是苏明玉强悍的另一面。在剧里,她为独立女性提供了一个理想化的样本:完全凭借自己的努力,从一个不受家庭重视的小女孩,实现了财务自由。她也正是因此在一场场家庭争端中充满底气。

苏明玉的经历告诉我们,房子比男人们靠谱!

剧中的很多情节、矛盾都是围绕房子展开的,让人印象深刻的是,苏明玉在城市有一套房,在郊区还有一套风景秀丽的半山别墅。

电视剧没有瞎编,在现实生活中,女性购房者的经济实力确实不容小觑。这几日,“大城市女性买房猛增”登上微博热搜,这是因为那份《2019年女性安居报告》,它分析了全国12个一、二线城市的女性住房情况。

这份报告显示,2018年,女性购房者比例达到了近7年来的最高值46.7%,与男性购房者旗鼓相当。

在当代中国,房子是现实生活中的坚硬一环,对人的幸福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如今,与传统的做法有所不同,更多女性在单身时就做出了买房的决定。

我的人生我做主

女性买房的理由有很多,大多数人认为“房子比婚姻更让人有安全感”。

毕竟,住房是一种有双重属性的物件,一方面,它满足了我们居住的需求,是消费品。另一方面,它又有投资品的属性, 在过去十几年内,房地产一直是整个中国社会创造财富的工具。

从事互联网工作的李黎生活在广州,毕业后三年便做出了她有生以来最大的一笔投资,她瞒着家里,花了45万首付在广州番禺区购买了一套一室一厅的小居室。

房子离她上班的地方很远,她索性将房子出租,用收到的房租来贴补部分贷款,而自己租住在离公司很近的天河区。

谈及为什么要瞒着家里买房,李黎说:“爸妈觉得房子未来可以由男方买个更大的,但我觉得自己有个房子,哪怕小,心里也更有底气。而且房子可以保值增值,心里也有更多安全感。”

可见,购买一套也许并不算很大的房屋,却拥有了自己的安居之所,可以在大城市的压力生活中,获得心理上的安慰,更有安全感地为自己打拼。

女性更独立了——这是女性购房者比例升高传达出的最直接的讯号。

在大城市更为宽容的社会环境中,女性取得了经济收入的独立,大大提高了掌控自己生活的话语权,且不需要依附男性生存,慢慢地走向了自立。

这种潜在的意识,在购房行为和生活方式上体现出来,可以说,买房的女性们是在为取悦自己而消费。

而房子的价值也已逐步突破了居住功能,逐渐演变成为一个生活的系统。正如旅美作家林达在《居所》中所写的:“它演变为一个次环境,演变为人的外沿。”

女性安居报告中有一个非常值得注意的趋势,30岁以上大龄女青年购房者逐年增加,比例高于平均值。同时,一线城市大龄女青年购房群体占比要高于二线城市,说明一线城市大龄女青年购房更独立。

我们知道,大城市是盛产所谓“剩女”的地方。在新时代女性观念里,个人最主要的义务在于对自身负责。

嫁得好已经不是衡量自己是否幸福的唯一标准,婚姻生活也不再是未来生活形态的唯一选择。她们更不会被“干得好不如嫁得好”这样的言论裹挟,而放弃自我价值的实现。

就今天大城市的房价来说,凭一己之力买房对于很多女性来说还是很有难度的。所以,90后独生子女逐渐成为购房主力,父母也愿意为女儿的安定和舒适提供这种买房的支持。

另一方面,父母也意识到,当自己的女儿已经成为“剩女”,很可能就此单身一辈子的时候,某种意义上,帮助她购房的行为也是观念转变的一步——父母不再指望那个不一定会出现的女婿了。

接受了女儿的单身,就是让她以独立的个体,积极去寻找更适宜的生活方式。

房产与婚姻

对于那些计划在大城市中结婚的女性,买房是避不开的话题。

按照一直以来的习俗,结婚时由男方提供房子再平常不过的了。但在大城市,当房价足以使一个普通家庭倾尽所有时,男女双方都很难以平常心对待这件事。

根据新的《婚姻法》,如果是婚前购买的房屋,房产证上只有男方的名字,那房屋就属于男方的个人财产。就算婚后夫妻两人一起还房贷,但房子依旧属于个人财产。一旦离婚,女方能分得的也只是还贷的部分,并不能平分房产。

对许多女性而言,房产是她们感情生活的保障。所以,婚前要求在房产证上加名字,经常演变成家庭矛盾。

近日,民政部公布了2018年全国结婚离婚数据,其中结婚登记人数为1010.8万对,同比下降4.9%;离婚登记人数为380万对,总的离婚结婚占比率为37.6%。

数据还显示,2018年中国离婚率前五强的城市分别是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广州、厦门。全国平均离婚率3%左右,但是北京、上海、深圳分别高达39%,38%,36%。

裁判文书网数据也显示,有关“离婚后财产纠纷”的案件在近年不断增多,尤其在2017年,案件数达到1.56万件,创下新高。

在如此离婚率下,婚前房产就好比给自己留了条退路,如果婚姻破裂,自己还有地方可去。

经济学家薛兆丰曾经在分析“要不要在房本上加上伴侣的名字”时表示,加房本这事挺重要的。结婚就像办企业、签合同,更明确一点,办的是家庭企业,签的是终身批发的期货合同。

双方一起拿出自己的资源来办企业,但男女双方给出来的资源包不一样,发挥作用的时间节奏也不一样。

传统上,是承担生育、抚养家庭、照顾家庭责任的女性早一点付出,而男性作用的比较晚。一方播种,另一方负责收割,这时候就会发生一个问题,后面那个人比较容易敲前面那个人的竹杠,所以双方进入这个环节的时候,女方要求男方给一点抵押,为未来婚姻的不确定,做一点保护。

在这种语境下谈加房本的问题,是因为婚姻中,女性处于相对弱势的一方,对女性来说,婚后必须承担起生育子女和照顾家庭的责任,意味着一定程度上的牺牲。作为其经济回报,男方在婚前经济上就要付出更多,包括买房。

但如今很多大城市的独立女性,追求两性在劳动付出上的平等,不愿做家庭中、婚姻中的附属或是理应牺牲的一方。比如赡养双方父母、教育孩子、家庭劳务等问题,双方应当共同承担。

拥有独立房产的女性在家庭生活中会更有底气,某种程度上可以说,房产影响了两性关系平等状况。现在的女性越来越敢离婚,也可以说明,很多女性在处理婚姻矛盾时不再像以前长辈那么“隐忍”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