寻找郑州新鲜趣事,认识郑州有趣的人

你见过凌晨2点的郑州吗?

吃喝玩乐 时间:2019-02-20 来源:郑州吃喝玩乐

你见过凌晨过后的郑州吗?

见过,一般那时候我还没睡。

以前的我们,还会被凌晨四点洛杉矶的故事感动,后来走向社会,才发现,课本上学的励志故事根本不算什么。生活艰难多了,多的是机会见到凌晨四点钟的太阳。

白天的郑州,节奏像是被点击了2倍速一样快,但到了夜晚,似乎一切都慢了下来。大半灯光熄灭,月色如洗,万籁俱寂。

凌晨2点的郑州,当大部分人都开始沉沉睡去,却还有些人,藏在夜色中,为了生活拼尽全力。

0:00——2:00

0000,当时针全部归零的时候,意味着旧一天的结束,也意味着新一天的开始。这时候不乏有在家对着电脑加班的上班族,也有在室外刚刚开始工作的劳动者。

深夜忙碌的劳动工人

一半是黑暗,一半是灯光。12点的郑州街头比往常空旷了许多,在白天的拥堵中,紧张了一天的车辆也开始得以放松,切换为较快的车速疾驰而行。

在紫荆山金水路段,最近晚上一直在修路,市政抢修的字样格外明显。

劳动工人们齐心协力,为了自己,也为了让这个城市更加美好,在深夜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力量。

无独有偶, 这种画面不仅是发生在紫荆山,而是散落在郑州各个角落,这其中也包括工地上的建筑工人。大叔推着工具车一个人走在夜幕中,背影孤独又坚韧。

面对忙碌的背影,我们不忍心上前打扰,还好用相机记录下这一美好瞬间。

医学院桥下,同样有劳动工人深夜未睡,拉沙修路,忙忙碌碌。

火车站赶车的人

大概每个人都有过深夜赶车的经历,不知道一个人深夜赶车,会被列入孤独等级第几名呢?

刚到火车站,就看见一个姑娘拉着行李箱,站在广场中间张望,不知道这趟旅程是否有人陪伴。

深夜等车的人,哪能有舒适的环境可供入睡?火车站看到最频繁的画面,就是疲倦乘车的和衣而睡。

当疲惫和困意袭来,无论在哪里都能睡之如饴,也才明白,原来当一个困到极点,什么样的姿势都能睡着。火车站旁边的快餐店,比着寻常餐厅,更多的担负起了“收容所”的角色,相信你我都曾在这里挨过深夜。

还在做生意的人

深夜一点多,郑州街头一家卖手机配件的小摊,一盏亮着的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格外亮眼。为什么还不收摊回家啊,可能因为生活不允许吧。

在郑州某个路口拐角处,尚未收摊的卖菜大叔,在望着塑料袋发呆。确切的说不是尚未收摊,而是刚出摊不久吧。大叔不在郑州住,白天不能卖,只有趁着晚上出摊,能卖一点是一点。

这些菜都是自己家种,专门跑来郑州卖,不管要在郑州待几天,总要卖完才肯回家。因为不太好拿,所以就只买了些辣椒,菜价忘记问了,2块钱买了小半袋。2块钱2块钱的卖,其实一晚上也卖不了多少钱,但就是为了这看似不多的钱,大叔要在郑州熬上整整一夜。

夜里温度渐凉,我们裹紧外套,继续出发了。

2:00——4:00

郑大一附院

2点的郑大一附院,褪去了白日熙熙攘攘的热闹,变得安静柔和。

一位叔叔蹲坐在医院门口,紧紧抱住自己,不知道是在沉思还是入睡。我们猜测他大概是病人家属,不知道凌晨2点的他,此刻是什么样的心情。

医院外面,时而有救护车呼啸而过,可以清楚的感受到,生命在跟时间争分夺秒。

还没走进医院,就看到有家属拉着病床转往住院部。凌晨2点不入睡,为了陪护家人,为了爱的坚守。

走进急救中心,除了病人,没有休息的,还有医生、护士以及保安大哥。有些人只是偶尔熬夜,可是对于这些人来说,熬夜就是工作,夜班的辛苦他们最懂。

最可爱的人

走出医院,刚好看到桥上冒烟起了点火,随后就看到几辆消防车,迅速的处理完之后就离开了。有一群人,你并不经常看到他,但是一旦你有需要,他们24小时待命。

深夜的郑州街头,有人在清理昨日的垃圾,有人在打扫今天的郑州。正是因为有这些人深夜的辛勤劳作,才有了白天我们看到漂亮整洁的郑州。

无处可去的拾荒者,就连深夜也没有停下寻觅的脚步。

一走居民楼上,两个人照着灯光在修补房子。可能是白日里太过忙碌,所以有些事情只能凑晚上完成。

入夜之后,网吧的生意就会红火起来。在某个网吧门口,看到外卖小哥正在往网吧里送餐。他们在饭店和点餐者之间往返穿梭,守护着这个城市里饥肠辘辘的胃。

深夜里,代驾小哥显得格外打眼,骑着小车呼啸而过,似追风少年,不知道是否接到了一单生意呢。

原来洒水车在晚上也是工作的。正是经过夜晚水的滋润,白天的郑州才能以全新的面貌来迎接上班的我们呀。

拍完这些照片已经四点多,回到家里楼下的时候,才发现楼下包子店的老板已经早起做包子。微弱的灯光照着夫妻二人忙碌的身影,显得格外温馨。包子店对面,一位大哥蹲在路边歇息,大概是失眠了出来透透气吧。

凌晨过后的郑州,有深夜不睡的人,有熬夜工作的人,有无心安眠的人。深夜的郑州百态,跟白天不太一样,但同样道破生活的真相。没有人的生活是容易的,哪怕是在你看不到的地方。

凌晨过后的郑州,由喧闹转为安静,没有轰轰烈烈的大事件,有的只是细微甚小的生活细节。